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一代权臣_ 048 人在矮檐下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19 19:1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笔讷小说一代权臣 048 人在矮檐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赵成孝虽然不解,但也知道秋仪之行事素来机变诡异,不同寻常,因此便叫手下七十个弩手向山崖对面齐射,就是要小心不要射中那个衣着铠甲华丽之人。

    秋仪之手下这些弩手,原是从老幽燕道军队脱胎而来,专门用来对付北方游牧骑兵,因此除了那些来去如风的突厥骑射手尚能与其打个不相伯仲之外,中原再无敌手。

    因此这疾风骤雨一般的三阵弩矢飞射过去,转瞬之间就将对面百十来号人射死射伤,特别是方才那两个暴露了位置的神射手,更是身中数十箭,好像两只毫无生气的豪猪一般,带着浑身的尖刺,趴在半山腰上。

    秋仪之见到这样的场面,心中异常得意,便笑道:“我手下这些弩手,不知二王子还看得过眼吧?若觉得还不尽兴,我另有好戏奉上!”

    说着,秋仪之伸手招呼来孟洪,指着刚才在郑谕耳边出主意要狙击自己的那员副将,下令道:“这人差点害了我的性命,给我把他射死,泄我心头之愤!”

    孟洪原本就是个神射手,这几日经过专门训练,射术愈发精湛,一箭就射中那员副将面门,让他站立不稳,倒栽葱一般摔下了山崖。

    至此,在远程火力的比拼之中,秋仪之无论是精度、密度还是猛烈程度,都远远胜过了郑谕,让他语气之中充满了极为饱满的自信:“二王子方才也看到了,只要我一声令下,身边劲弩齐发,不单是这些岭南道兵士,就连二王子你本人也要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那你只管下令好了,我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!”郑谕话中意思虽还硬气,然而语气却已有些松垮。

    秋仪之正色道:“不。当初岭南王爷曾经饶过在下一命。我同他老人家虽是敌手,却也心驰神往,愿意亲身仿效。因此,只要二王子能够答应在下一个条件,在下就能放二王子还有你手下兵士全都安然回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条件?”郑谕脱口而出,却已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然而他话一出口,便如放出去的麻雀,飞进了秋仪之的耳道里。

    秋仪之听郑谕话中已然气虚露怯,却也不愿点破,一笑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是要二王子将山下这些粮食军需统统留下,至于兵士则请自便。如何?”

    若在一个时辰之前,秋仪之提出这样的要求,郑谕必然不会答应。可现在情势已经彻底扭转,不论他答应不答应,只要对面居高临下的秋仪之愿意,就可以将山下押运粮草的军士全部射死,自己身边所带的这些兵马也未必就能在箭雨之下幸存几个,山下这些粮草自然也就听秋仪之摆布了。

    可是若是答应了这个要求,那么郑谕相当于在重压之下听命于秋仪之,脸上实在挂不住面子,支支吾吾不知应当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秋仪之身边的林叔寒通晓人情,见郑谕这幅样子,早已猜出他心中想法,便在秋仪之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秋仪之听了,点点头,哂笑着说道:“二王子就不要小气了。在下率军在山里茹毛饮血了不知多少时日,这些粮食好比久旱甘霖一般。在下也知道,你我各为其主,最终总要大战一场。二王子不如发发慈悲让我等能在战前吃顿饱饭,就算战死沙场,也好做个饱死鬼,如何?”

    秋仪之将楼梯递上,郑谕赶紧就势下坡,说道:“你这话说得还算是有些分寸。好,这些粮食,我就赏给你,等你吃饱了,再来同我决战!”

    秋仪之听着郑谕这虚张声势的言辞,脸上一笑,答道:“那在下就谢赏了,二王子就请先回营去吧!可不要走错了方向!”

    他这最后补充的一句话,是要让郑谕回到山阴城下,不能再去第二个地方——这与其说是提醒,不如说是指令了。

    郑谕当然听出了其中三味,可他现在是“人在矮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,只好强压住心头恶气,率领麾下将士抬起被利箭射死的战友,悻悻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在山下山谷之中的安平虽不敢胡乱插话,却也正全神贯注听着山上这两人事关自己生死大事的这番对话。

    他听到秋仪之向郑谕建议放自己一条生路时候,心中是又觉得奇怪、又觉得感激。后来听到二王子郑谕亲口下令让自己回营时候,更是如蒙大赦,赶紧指令手下兵士,只让他们携带了随身物件,也不去管那些押运的辎重粮草,略略点齐人头之后,便向后朝原路返回,又淌过那条齐腰深的小河,来到山阴县城下同大队人马会合。

    秋仪之身旁的“铁头蛟”见好不容易钻进自家口袋的敌军就这样从容撤出,心里着急,禁不住问道:“大人,放跑那几个押粮的也就算了,怎么连郑谕这小子也给放了?只要大人松松口,孟洪他们立刻就能把郑谕给射死了!”

    秋仪之笑而不答,身旁的林叔寒却用手中折扇,敲打了一下“铁头蛟”那颗光可鉴人的光头,笑着呵道:“蠢货!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“铁头蛟”原是伏牛山上的山贼出身,而且就算是在山贼里头,也算是性情粗野不驯的;可他对真正有本事、有能耐之人,却是心悦诚服地服气,被一介文弱书生的林叔寒这样“当头棒喝”倒也并不生气,反而恬着脸一笑:“我不懂,林先生教我就是了……就是请先生下回打我时候,下手轻些……”

    林叔寒也被他这话逗得一笑,回道:“你这狗才,成天只知道胡说八道。我也不教你,就问你一句,就算现在放跑了郑谕,你家秋大人想要再抓他一回,是什么难事么?”

    “铁头蛟”恍然大悟道:“哦,我懂了。原来是大人想学‘诸葛武侯’,来他个七擒七纵啊。不过我要劝大人一句,这个郑谕没啥本事,花架子一个,抓了他也没啥大用,浪费粮食罢了,索性杀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秋仪之瞪了“铁头蛟”一眼,说道:“你小子又在胡说了,还不快些下去帮忙你赵哥办事去?还在这里信口胡说,误了大事,看我不拔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满脸凶相的“铁头蛟”听了这话,吓得吐了吐舌头,又赶忙缩了回去,唯唯诺诺的找赵成孝去了。

    林叔寒目送“铁头蛟”消失在茂密的灌木之中,这才笑着对秋仪之说道:“大人,这个‘铁头蛟’到底是个粗人,怕还不知道大人真正的深意吧?”

    秋仪之闻言,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:“还是瞒不过林先生啊。郑谕是个庸才,留在岭南军中指挥作战,我才有信心把他们……”他话说一半,忽然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满,又想起皇帝义父郑荣、宰相师傅钟离匡对自己的“轻浮”的评语来,便赶忙合上了嘴。

    郑谕那边侥幸逃生回去之后,惊魂未定地在大营之中喘息了两三天,终于想清楚了一件事情——若要在山阴县周边抓住秋仪之是绝不可能的事情——自己之前想要凭借一支轻兵精锐拿住他,无异于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形势发展到这样的地步,若是明智的主将,发觉自己处于既没法攻破对手坚固城池、又没法抓住敌军主将、也没法消灭敌军主力的境地时候,应当主动撤围而去,先回到本方大营休养生息之后,再寻机再战。

    可是郑谕却怕这样劳而无功,惹来父王郑贵的责罚,不愿就此撤离山阴县城,反令江南各地驻军立即筹措军粮,送来山阴县城下。为免断粮的风险,他还下了严令,各地必须将军粮按时送到,若晚一日,便责打运粮官兵一十军棍;晚了两日,便打二十军棍……

    可怜各地的岭南军,千辛万苦征集来粮草,战战兢兢好似漏网之鱼一般从秋仪之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钻出来,又怎么还能准时将粮草送到?屁股没有不遭殃的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输送转运粮草,这本来一件极为轻松的活计,竟成了驻守岭南军中最令人害怕的一桩差事。

    而秋仪之这边,自从将郑谕打服之后,好像这样劫掠粮草的营生做得越来越顺手。被他袭击的队伍,也大多听说过他的手段,一旦粮草被劫,便不会有半点反抗,也不敢继续前进向郑谕回命,而是抛下运送的货物扭头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秋仪之不想,也没有足够兵力去追击。好在他现在前无堵截、后无追兵,能够游刃有余地将劫掠来的东西处置妥当,再等候时机劫掠下一波运粮车队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岭南军向山阴县运输的粮草数量虽然加大了,可真正穿越封锁运送过来的粮草,却不及出发时候的五分之一,郑谕军中的粮草军需供应越来越紧张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郑谕只好让手下军士,每日从三餐减为两餐,又减少日常巡逻和操练的频率,以此来降低消耗,想着就是要比山阴县城中的守军多支撑一日,他便能取得这场打得稀烂的消耗战的胜利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军又互相对峙坚持了小半个月,终于来到年关日子。

    可怜城下郑谕军中,除夕之夜只每个军士多发了一个杂粮窝头,每十个人才发一瓶酒,也算是过年了……

    反观城内的山阴县军民,则是故意将火把灯笼全部点亮,让火光透出城墙,又叫了城中几个会唱戏的,就在城门内侧摆下戏楼,唱了一出《失空斩》。

    这《失空斩》讲的就是当年诸葛武侯用人失误,“失”守要冲重地,不得不摆下“空”城计将进犯的敌军吓跑,最后又“斩”杀了失败的爱将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出戏虽是传世名篇,主人公又是才智超神的诸葛武侯,演的却是地地道道一场败仗,极少在新春佳节这样的喜庆场合演出。今日守军故意演这出戏,就为了恶心一下城外的守军,叫他们有苦说不出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