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逆袭北周_ 第163章 萧云喜、太子恐(三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7 23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巴山夫小说逆袭北周 第163章 萧云喜、太子恐(三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【求收藏、推荐、票票!】

    一番盘问、见礼后,萧云得知拦住他和萧苏的气度不凡青年,乃是东宫新征辟的直阁将军——吴郡长城陈道谭,表字谈先。

    闻得陈道谭特来传达太子旨意:单独去书房一见。若在夜宴之前,萧云一定很兴奋。可经历了一番在他看来是冷遇之后,便心里直犯嘀咕着跟萧苏道别。

    陈谈先的陪同下,萧云到灯火通明的书房门口刚通报完毕,便听见一阵故作爽朗的大笑:“贤侄立下大功,又为孤头部受伤,若今夜不见上一面,孤恐怕会睡不安稳,哈哈!快进,这天儿陡然转寒,仿佛天地在悲啊!”

    “装,装个甚?被一个臣子打压得抬不起头来,枉为太子!养德待机?难道看不出是陛下在后面给你设置之考验吗?软弱无能,枉费本世子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萧云大肆腹诽着对陈道谭拱拱手,转身便跨进宽大的书房,遥见端坐在首位的萧纲红衣玉冠,英挺脱俗。徐摛、庾肩吾左右作陪。遂疾步向前,对萧纲大礼一拜:“臣云拜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回礼的萧纲等萧云跟徐摛、庾肩吾分别见礼后才微笑着温和言道:“贤侄头部受伤,本不该让你劳累,可孤听闻临贺王世子被唐家童龀揍得不轻,徐爱卿和庾爱卿都认为此事儿重大,可否将事件经过详述一番?”

    萧云见无人招呼他入座,便一扫左右,见偌大的书房只有他们四人,心下一凛:审人犯吗?刹那间,心底潜藏的逆反之心猛然爆发。遂对萧纲拱拱手,生硬言道:“回禀太子殿下,云自从年初领受了太子密令,便暗中联络宗室兄弟,这几个月交往下来,觉察不少宗室兄弟对太子并不亲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萧纲、徐摛、庾肩吾三人大惊失色,齐齐一噎。只见庾肩吾蹙眉反诘道:“云世子以为因由何在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当本世子真傻呀?”萧云暗自腹诽,咧嘴干干一笑:“云长于桂林,初入建康,未可知也。”

    人老成贼的徐摛见萧云自始至终都是肃着一张英俊嘴脸,猛然醒悟萧云已引来十多位三代宗室子弟效忠太子,可太子似乎因着急泉陵侯世子之伤势而忽略了奖赏,引来这位云世子不愉了。遂微笑道:“不愧是泉陵侯世子,入建康不及一年就立下大功,太子当会重赏之,对否,殿下?”

    庾肩吾打了个激灵暗忖:长沙王府、永阳王府看似落魄于朝堂,但却把持紧要州郡,太子能让云世子暗中接纳这两大王府之三代子弟,无疑是下了步好棋。当即附言道:“不知云世子是长文还是擅武?东宫属臣不齐,又受奸佞压制,太子纵有擢拔人才之心,时常有心无力。吾观云世子相貌堂堂,俊雅非凡,又忠心于东宫,太子殿下定然会不吝嘉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否则孤也不会深夜传唤云世子了。”萧纲哈哈一笑,肃然道:“今家令虽没去职,却出为新安太守,不在府邸,是故,孤有意贤侄为中舍人,出任家令佐使,愿否?”

    “嗯~!这算不算连声三级?”萧云情不自禁激动起来,当即大礼谢恩:“云愿肝脑涂地,以报太子大恩!”。俄而,他又打了个寒颤腹诽:家令佐使职事,孤倒不惧,可中舍人是以才学美者为之,孤能担当否?哎!本想博取功名于疆场,不料却为文职,时耶?运耶?命耶?

    孤以弱冠之年得四品官身,应该算是第三代子弟中的佼佼者了吧?太子一但得继大统,孤也算是从龙之老臣了,还怕没领兵征战之机?

    萧云想到这,立时喜不自禁,望向萧纲奏报道:“太子殿下,臣闻临贺郡王与邵陵郡王联合图谋唐家盐务,若得逞,其势必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萧纲淡淡一笑:“其奏折孤见过,算不得甚大事儿。连六弟上书《夺唐家四轮马车书》孤也览过,没什么大不了。那唐家几百年基业岂会轻易被人瓜分?若能,唐家堡坞早在前晋、前宋、前齐都已毁灭了,哪能等到今天?何况现今之唐家盐务势头比之以前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徐摛、庾肩吾、萧纲的六只眼睛相互一望,便是一阵大笑。俄而,萧纲一本正经问道:“爱卿啊,今儿发生在朱雀门之事详情何若?可否细细道来?”

    “喏!”萧云团团一揖,便将跟唐睿交战的过程,添盐加醋地叙述一番。最后强调:太子殿下、家令使君、更率使君,唐家盐场长老暗中投靠临贺王府,此事非同小可,若临贺王府真得到海中州盐场,其财力大增后很可能威胁太子府,不可不察!

    徐摛眉毛一挑,谏言道:“殿下,此事有变?应及时告知唐家堡坞。”

    “告知唐家堡坞又能如何?”萧纲微笑着揶揄反诘。

    庾肩吾阴沉地舀了碗茶汤,品砸一番后言道:“临贺王倒是不惧,可陛下有意无意将邵陵郡王推出来跟殿下打擂台,这才是眼下最棘手之事儿。若两王府再联盟推动盐铁专卖,老臣思之,大有可能成功。到那时,邵陵王得临贺王助威,其势定超东宫,若他们再联手谋夺储君之位,太子恐有危险矣。”

    “更率之言大善!”徐摛捋须点头。

    萧纲脸色一变,惶恐问道:“这……国中盐铁世家难道无人乎?”

    庾肩吾冷然一笑:“当然有人,不过是冶铁世家在抗争也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萧纲一愣,浑身颤抖着苦笑道:“是啊,如今煮盐世家难有厚利,是故,他们所经营之盐利成了鸡肋——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若邵陵郡王、临贺郡王联袂许给他们好处后再一齐推动盐业专卖,定然能成。”

    萧云见徐摛、庾肩吾俩人应对快捷,不假思索,仿佛家常闲话一般。忽觉自己还站立当堂,猛觉被歧视了。遂情不自禁跺脚,又垂头沉声道:“太子殿下,微臣头疼难忍?若没事儿相询,可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萧纲仔细扫描着萧云,脸色变幻莫测。良久,才抬头对门口喊到:“谈先,替孤送云世子回府!”

    “喏!”把守书房大门的陈谈先朗声一诺,笑道:“呵呀,云世子带伤坚持这么久,佩服!佩服!”

    萧云顿觉所有人都被太子亲近,反倒是他这位泉陵侯世子却与之隔了一层,心里甚是腻歪。但还是装出一副脑袋很疼的模样儿守礼拱手躬身,一一告辞,后退而出。

    待萧云离去,徐摛、庾肩吾同声道:“殿下,次子气度略显狭窄……”却都戛然而止,相互对望一笑。

    萧纲一愣,左看右看,俄而咧嘴笑道:“呵呵,不愧是老友,真是心有灵犀啊!”

    徐摛一本正经道:“殿下莫笑,与子慎打了十几年嘴仗,彼此知之甚深,时不时地偶有默契,理所当然也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!”庾肩吾干干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两位师尊都言云世子心胸不阔,其意是指……”

    徐摛捋须揶揄笑道:“大梁宗室各自镇守一方,个个聪明绝顶,却都不甘屈居人下啊!若太子要稳固圣心,其策略不在中枢,而在地方州郡也。”

    “徐夫子老成谋国,大善!”庾肩吾语态滑稽,将徐摛和萧纲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良久,萧纲忽然站起身来,大礼一躬,诚恳道:“纲心已乱,不知如何自处,还请两位师尊解惑。”

    徐摛倚老卖老,无忌指点道:“泉陵侯是甚样秉性,殿下该有所闻。常言道:有其父,必有其子。泉陵侯好利贪鄙,国人知之甚多,而今太子虽让云世子连升三级,授予家令佐使之职,结交长沙王一脉之心大有千金买骨之意,但老臣认为还不够让长沙王一脉之第三代尽皆归心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指点!”萧纲拱手一拜,沉吟道:“云世子初到建康,屈居于长沙王府,嗯……那就赏赐宅院一座,婢女百名,如何可妥?”

    “善!”徐摛、庾肩吾同声遥拜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萧纲长叹一声,转身斟茶,幽幽喟叹:“不瞒两位师尊,孤刚才闻得盐业专卖能成后,心下惶惶恐恐啊!父皇借朱异之手打压孤,又借六弟出头挑事儿来取平衡,午夜梦回,孤真想避开,泛舟山水,可又不知该去何方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徐摛、庾肩吾闻言相互一望,心中暗笑。他俩都知道太子文采绝代,却又心高气傲,虽历经战场洗礼,却不是个意志坚定之人。

    庾肩吾当即顺着话题谏言道:“储君之位已昭告天下,内外皆知。而今殿下却遇难而退,若传扬出去,将大失人心啊!”

    “善!”徐摛朗声应和,义正言辞道:“王者之心包容四海,但却遇难而上,披荆斩棘而不悔。否则,将落笑柄于史册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萧纲又是一叹,落寞道:“孤虽是储君,但却无甚乐趣,还不如做晋安王自在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圣心耳。”徐摛当即应声。

    “根基耳。”庾肩吾随即言道:“殿下能想到修建‘风采缵台’,此乃大智也;能率先使用水泥,此乃不扼守成规也。但就这两件还不足让心信服,得养文名,擢拔俊才于东宫,文武相济方能威震天下,有了威严才能施德于国人,才可与那些不甘归附之郡王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孤之兄弟,实乃令人感慨万端……”萧纲郁闷道:“混迹敌国之二哥且不说,其后之王弟们哪一个不强势?招揽豪客,私置战马,打制兵器,收刮民财,虽屡遭父皇挫折,处罚,但在暗中却乐此不彼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萧纲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忽然哽咽着呐呐道:“父子相疑,兄弟相戗,真令孤心寒齿冷也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