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魔魂鬼印_ 第一百二十六章 落雨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15 18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梁自信小说魔魂鬼印 第一百二十六章 落雨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天雨城不仅仅是一座城的名字,也是个方域之名,所以天雨城之内的些宗门在天雨城之内却不在城内,中央是天雨城,东边是险峻的天稷山,而其是落沙门的宗门所在之地,落沙门是由天降落沙所得,而天非天,沙非沙,天是天稷山,沙是滚滚巨石。

    而天稷山也是会落石,多年的证实真的并非偶然,每逢八月便落一滚滚巨石,声势不可阻挡,这时灵气则是日常的数倍,被落沙门称做物化天光之日,对于落沙门弟子修炼甚是大有裨益,甚至可说是飞速,对于其中缘由也说不清,只有些传言是顺应了天时所致。

    南面是玄元堂,玄元堂堂门所在其貌不扬,平平无奇,然而却是这样平淡无奇之地造就了一个宗门的强盛,隐隐强过了其余四宗,膨胀的野心使得人人自危,现在依附于玄元堂的宗门趋之若鹜,而最近由于玄元堂堂主江鹛重伤之后才隐隐退去。

    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况且整个玄元堂不仅仅是靠一个堂主支撑起来的,所以其余威犹在。

    西面是一座山谷,山谷之中各种奇花异草繁多冗杂,却是层层迷雾笼罩,一年四季迷雾聚而不散,日上竿头日光才能穿透迷雾,故花草绿茵如油依旧。

    而若是任何一个外宗之人妄自探索蛊宗那是不可能的,蛊宗四面环山,且山高林立,不说其中妖兽,灵兽,甚至其中玄兽都有可能存在,而据说那险峻的高处山颠也设有一道恐怖的禁制大阵,任何歹心之人若想要从山颠之处从上而下攻占蛊宗也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若要从蛊宗谷口闯进去是不可能的,因为蛊宗之地到处看似一片生机盎然,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大危险,大恐怖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话用在蛊宗这方之宗也符合意境,别忘了蛊宗最厉害的是什么,便是炼蛊,也许采蜜传粉的虫蝶便是带毒的蛊,看似人畜无害的小蛇之类都可以瞬时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有人说蛊宗已有人破开苍玄境进入了让很多人都止步的境界,所以蛊宗也是最为神秘的宗门之一,没有任何人穿过蛊宗的重重秘阵,也没有外人活出去过,所以谜还是谜,故又可说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北方真是人杰地灵,钟灵毓秀,光华之气光顾照耀之地,因为它容下了天雨城的两大巨擎宗门,岳阳宗和荆门,他们两个宗门如一对兄弟,两大宗门平日却没有任何交集,也没有想朋友那般串门,且每一代的宗主都一直恪守规矩,互不侵犯,世代交好。

    有人曾经猜测过两大宗门的渊源,曾有人说两大宗门分别是结拜的异性兄弟创立的,要不然一山不容二虎,而这段不知真假的猜测还引起了一段风波,可是两大宗门没有任何的苟同或驳斥意味,所以该段非议更令人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哎,多事之秋啊!”天雨城之北隐秘的驻地,望着天空布满的阴云,一个发髯鬓白老者轻叹,当他接到宗门已经拍下骨剑之时,他就立刻赶来了。

    遥遥地望着天雨城的北门,他的有些忧心,他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城门之内的紧张气氛,他这般的老人如同一个资历老辣的医师,只用一个望便可看透这城门之内的忧患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前进一步,对于他来说,一步不远,后退一步也不远,想要落在城门之下,只需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可。

    “这外面的雨快来了,骆管家我们的伞大么?”一栋高楼之上,窗开着,风来得急,来得凉,都快赶上了初春的冬风了,吹人衣衫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“大,而且伞足够大,比任何人都要大一些,不过我们玄元堂和荆门有解不开的仇。”周围无人,玄元堂的两人的一问一答,显得有些冷清,江若始终都一脸的阴霾,这种阴霾永远都在,只是脸上的阴霾只是浓郁程度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他身上的阴郁很繁重,不知道是心中有事,还是眼前的风雨让他沉重,伞大,而且足够大,比任何人都大一些,得到骆冠棠这样的回答似乎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玄元堂的堂主没来,此行来人也不多,不过是十几个而已,虽说这些人都是坤玄境以上,而苍玄境有骆冠棠,然而这种实力并不足以支撑他们回到玄元堂。而骆冠棠却说伞足够大,那么就是大了,他身上的阴郁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准备走吧!想必很多人都奔着那柄剑去了,留下来的只会是等待,不会走开的。”江若有些冷淡地说道,有些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终于起身,骆冠棠跟随其后,他望向年轻人的背影略有些冰冷,有些年迈的身体却强健有力,似有勃勃生机一直储存于这干枯的身体之下。

    “门主,玄元堂已经有动作了。”楼外之楼,又楼内,一人动作娴熟,敏锐地进楼,门外只听屋内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这次都不能让玄元堂把茶罗带走,否则以他玄元堂的野心恐怕还不知道搞出什么阴谋。”该声音有些沙哑,有些沧桑,而且对玄元堂似有若无地带着杀意。

    “啪”只听轻轻一声,折扇开屏的声音,传来一青年信誓旦旦的保证,带着一缕隐隐的自信味道。

    短暂的对话之后所有都已经消失,屋里已经没有人,两张出来旷的椅子,两杯余温尚在,热气仍升的茶,一阵风来,有些凉,腾腾的烟气被吹四散……

    玄元堂一行十数人没有掩藏任何的踪迹,而是若无其事地向着天雨城南门走去,江若手中无任何物件,他如一阵阴云,向前移动着,骆冠棠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少主,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。”骆冠棠轻轻在江若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“骆管家不都已经安排好了么?”江若像个局外人,又像个无所谓的人,只是一句轻轻地反问一句,言外之意很明显了,如同一个报之微笑之人说道“一切有你呢!”

    然而骆冠棠是个老辣之人了,他虽然很少和江若在一起,可是他听到了很多关于江若的表现,他那洞擦微光的眼睛如同夜里的莺,从细微之中看出许多,江若表现得越是不在意,他就越在意。

    “骆某定护少主周全。”显得有些悲壮之意,信誓旦旦,如同一个忠诚的家仆,江若没有说话,只是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凭空炸响忽然出现,震耳欲聋,形成的声波冲击四周,墙体欲塌,裂纹清晰可见,一行之人身前的泥土四溅,不知何时骆冠棠已经站于队伍最前端,他手中凝出个金台,金台将他和江若护于身后。

    那金台散发出一股沉炼很久的波动,似乎那金台之中蕴含的力量隐隐欲出,然而如此恐怖的金台竟然被砸出了一个凹陷的小坑,再看前端已是一个人站于前,来人是个中年,棱角分明,若有若无地透露出一股霸气。

    在来人之前深深插着一把大锏,大锏古朴沉重,散发出的力感骇人不浅,如同一座小小的铁铸的山岳一般,如此恐怖骇然的大锏,不知有多少斤。

    墨云当头,风依然来,一片落叶随风起,然而当风经过大锏旁边之时,竟然不走了,如同被什么凝固了,落地,躺着一动不动,风再大也不动一丝。

    “骆冠棠,将茶罗交出来吧!”来人说道,话语充满厚重感,如同嘴里嘣出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石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将茶罗给你,凭你我之间的仇怨你也不会放过我吧!荆羽。”骆冠棠道破了来人,原来对方是荆门的宗主荆羽。

    站于骆冠棠身后的江若已经向后退了退,知道确定这场风波不波及自己时才停了下来,原来来的是荆门门主荆羽,那么这场争斗越来有意思了,江若内心深处泯泯一笑。

    忽然似感觉什么,只见四周已经来了几人,都是荆门的高手,至少都是坤玄境初期的修为,还有一个苍玄境的老者站于危墙之上,风有些冷,忽然一滴雨水落下,正好落于江若的眉心,如同冬日的寒冰,寒意刺骨。“沙沙”声响起,如同有什么东西在角落里相互拼杀争斗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